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十多年,大部分的内容已经还给了老师,不知这是我个人的情况还是普遍问题,每当在日常聊天或交谈过程中,发现那些能够侃侃而谈历史、文学、科学等等内容的人,总是有那么一些羡慕,对于历史书上面所讲到的内容在如今变成了谈资,而自己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当初所学的内容。或许是因为在日常聊天过程中提到过太平天国,但又实在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找到了一本关于太平天国的书《太平天国:理想的幻梦》。

这是一本专门讲述太平天国那段历史的书籍,其中记录了大量的关于太天平国军事、文化、外交、制度等相关的内容,书中对于太平天国的成功与失败经验都没有着墨太多,算是对于这一段历史进行了类似于“流水帐”的记录,以较为客观的方式展示给读者,让读者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对这段历史进行解读,而对于像我这种把阅读仅当成资讯的人而言,把书中事件那些深层次的内容进行分解,确实是较大的难题。而我也试着从几个方向解读对于太平天国成功与失败经验的看法。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本书对评价性的内容并不多,但其中对于洪秀全领导的5军核心管理层(前军、中军、后军、左军、右军)定都南京后有这么一段类似评价,进入南京后,洪秀全改南京为天京并定都天京,对于起义军而言所占据点已经超出了原本预期,原本的激情与抱负大大降低。虽说后续派石达开等进行远征,但此一时彼一时,与此同时,内部贪婪导致的崩塌速度远远超出了想像。

国内现在有这么一句话:未富先老,算是对于国内经济与人口年龄关系的说法,企业界也有一种说法:未做成大公司,先得了大公司病。而太平天国也陷入了这样的循环,起义与创业在某些方向有相似的东西,如果不能一鼓作气,等待着的必然是再而衰,三而竭。而在这个问题上面,太平天国核心管理层是要负所有责任,“天王”洪秀全更是问题的根源之一。一旦陷入安乐状态,势必无法阻止蔓延与内部斗争,况且安乐状态一般来源于最高层。

成于集权死于集权

历史总是出奇的一致,总是出于某些原因共同合作,出于某些原因冲突,出于某些原因内斗,所以蒋介石一句:攘外必先安内。还是道出了一些深刻的道理。

杨秀清对于太平天国的帮助不言而喻,如果不是在紧急情况下扮演昏倒代表“天兄”(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天兄与天父究竟是什么关系)下凡助太平天国斩妖除魔,或许太平天国早就被扼杀在萌芽。但也正是这么一外举动,也埋下了后期洪秀全杀人灭口的种子。

从深层次的问题来看,以“拜上帝教”为顶层逻辑,产生的“天父”、“天兄”问题必然导致内部出现激烈斗争,从书上而言,杨秀清借着自己这个能够昏倒“请神”的操作,不仅指挥着其他核心管理层,甚至强迫“天王”按自己的意志行事,虽作为后来人,以“上帝视角”观看整个过程,但即使是现在,我也依然无法想出更为完美的方案处理这个内部权力斗争。

制度服务于战略

定都天京后太平天国推出了许多管理制度,印象比较深的是洪秀全一连推出了很多本的书籍要求老百姓强制学习,虽然从现在的道德高度看待这些事情会觉得无厘头,但读历史就必须把自己带入到当时的情形,把自己变成当事人才能够更清楚了解为什么有这些操作。

太平天国大量的管理制度还是围绕着“愚民”的方式进行,从思想层面对百姓进行管理,同时也推出了大量的改革,而如何以当事人的角度看待这些改革,都是“愚民”中的一环,这些制度的推出在我看来并无不妥之处,这些行为主要核心都为解决太平天国建设的核心逻辑,即:奉上帝的名义斩妖除魔。看似不相关,但一系列的改革还是有其内在的联系。

但又不得不提到,其改革过程中带有过多的“封建”体系模式,比如避讳等等行为,以“拜上帝教”为核心逻辑建立起来的太平太国倡导平等,所以万岁、千岁并没有成为帝王专属,但避讳等等制度的推出,必然在实行执行过程中又与太平太国顶层的逻辑产生部分冲突,这也是在当时的思维环境下,没有完全摆脱“封建”体系的佐证。

总结

太平天国从建立到失败,中途无法少年才俊加入,20多岁的少年英雄比比皆是,曾国藩几次被石达开打的想要自杀,由此可见并不缺乏人才。我认为失败的关键还是在于最高层的意志决定的。一步错,步步错,最关键的时间点决策错误或意志不够坚定,必然需要在下个阶段,用无数个正确的决定以及成功的战斗才能够弥补。